我是Niko喵

人外控,毛茸茸控
最喜欢骷髅,触手也喜www
重口味爱好者
不吃伪娘和扶她
圈地自萌,欢迎扩列

关于The Travel

还有解析QAQ

比sansy还懒的yico:



经过我的个人反思,这篇玩文字游戏和炫技有点太过了,已经到了有点读不懂的地步,所以……这一次的文章日后谈发在大号(。


完全可以跳过哈(。感觉不了解这些也完全不影响阅读……(移开视线)


 


 




*关于题目




最早的版本是Travel To Future,然后A Travel,最后The Travel。我非常不会起标题了,进papysans坑之后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几乎全是英文题目……总之这篇最终敲定题目,其实是因为这是一场特指的、“仅此一次”的旅行。至于为什么Hhh有耐心的话可以往下看看Hhhhh


 


 




*关于故事背景


 


“SANS!我们今天去哪儿啊?”Papyrus抬起头,被突然坠入视野的太阳晃得狼狈地闭上眼。


“能知道咱们在哪儿的地方。”


“这样啊!……等等,哪里是能知道这里是哪儿的地方?”


 


这是一场不知道终点的旅行。


 


·车子突然猛地晃荡了一下,Papyrus猝不及防地一颠,紧接着又被一个急转弯甩向右边,差不点没撞到车窗上。


·Sans又打了一个转弯。


·今天Sans总是急转弯,路线似乎也比平常刁钻难走。


·Sans把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


 


事实上,他们被跟踪了。


 


而这些的最终原因是……


 


·这两年间,Sans和Papyrus一直在越来越偏僻的道路上行进,穿越了无数不知名的山地、林地甚至戈壁,最开始还断断续续地能见到一些怪物,后来就几乎什么人也见不到了。


·Undyne、Dr.Alphys、国王和王后……还有好多人。被许久不见的这些面孔吸引,Papyrus伸手拿起了这张照片。在照片的背后,有一句的确出于Sans之手、但比起Papyrus熟知的那种圆润小写字母却严肃得有点陌生的Don’t forget”


·“那,UNDYNE他们是……‘死’了吗?”


Sans顿了一下。


失策。


 


所以,故事大背景其实是,帕十三岁的时候人类和怪物开战,等到帕十四岁的时候其实怪物只剩下帕和杉两个了。




这两年的旅行间,杉是带着帕“人间蒸发”,与此同时按他的工作性质参与了这场战争。但战争失败了,这场“旅行”的性质就变成了……亡命天涯(。不知道终点的原因就是,事实上,他们的终点,其实是无法预测的、最终尘归尘土归土的地方。


 


顺便一提,


“嘿,那首诗最后怎么写的来着?”


“哦!是‘或者把对现世的爱与恐惧/和未来的希望联在一起’……我很喜欢这个结尾!”


《咏死》的最后一句,也是我对我构思的这场终末旅行的一个概括。爱与恐惧,还有对未来的希望,这就是这场旅行——The Travel。


 


 


 


 


 


*关于杉


我又用了侧面手法(。不侧面不会写杉(。


 


从杉的感情线入手。毫无疑问这俩兄弟相互喜欢,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帕只有十五岁。按我理解老杉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对未成年帕动一根手指头的,别说接吻和sex了。这篇里杉一开始的态度(至少对进一步发展的态度)其实是明确的:




·“好——到此为止。”


Sans抬起手推开他弟弟的脸,从沾满露水的长草中抬起身。漫长的吻的结束拉开的不满足的丝线被毫不留情地截断,失望地垂下来贴上Sans的下颌。


·“nope. ”


SANS的声音悠游地从Papyrus背后传来。


·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Sans和他说过,在他成年之前都不可以……




非常坚决的“no”。杉是很清楚十五岁孩子的“激情”其实不能算是确凿的“爱情”的(尽管帕的的确是),他有他(尤其是作为兄长的)年长者的耐心和责任,所以是这种坚决态度。不过其实兄弟俩从十四岁第一次接吻开始,关系就已经带上情人特性了,所以杉也会有调情意味的恶作剧:




Sans故意地……移开视线。


“wow,bro,我没想到你现在还惦记着那个吻……”




    所以是什么让杉的态度变成了“可以”呢?




Papyrus十三岁的时候跟着他坐上这辆车,十四岁的时候就第一次和他接吻,现在才十五岁,就和他做///爱。后面这些脱轨的事当真可以脱罪?Sans自嘲地想,Papyrus还太小,接触过的人也太少。真是恶心。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如果拒绝……哦,得了,别找借口。看看你自己兴奋的样子吧。




于是……其实是这样:




“死”的阴影一直笼罩着帕杉二人,因此这一次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这一天可能就是最后一天,不一定还有时间给帕长大,也没有其他怪物去给帕“爱情”的可能性了。




然而这其实只是同意了接吻的原因……和同意sex的原因的一部分。




先让我们跑个题,看看那只胖蜘蛛吧(。




还记得他们是在被跟踪吧?




“对了,我突然想起有点事儿要办。”Sans说。


“正事吗!”


“百分百纯正事。”




这里的正事,杉其实是去杀人了。在确认了被跟踪之后,杉去除掉那些人类。




这回吸引了Papyrus注意力的是一只蜘蛛。很大很大的网,在那上面,蜘蛛正在“骨”捣着一个小丝包。Papyrus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直到它停下来,退回网的中心。




蜘蛛退回中心之后杉就回来了。




“圆滚滚的,懒洋洋的……”Papyrus说着说着,不小心碰到了一下蛛网。那根发亮的丝线的振动立刻使那蜘蛛警觉了起来,抬起一条腿,一瞬间那几对眼睛仿佛尽数盯上了Papyrus。


“呃……这点也很像??”Papyrus有点不确定地说着,感到一种奇怪的违和感。Sans看看他,笑着闭上眼睛。




杉的高度警觉。




 “在看什么呢?”Sans拿着一瓶番茄酱,另一只手里是一袋薯条


 Papyrus循着气味拉开了Sans的外衣。他什么时候把拉链拉上的?


“天呐,SANS,你是怎么把番茄酱洒到这里来的???”Papyrus崩溃地看着Sans被染得一片褐红的衬衣,“而且你确实该洗澡了!!!我从来不知道番茄酱和汗味混起来会这么难闻!!Papyrus随即就发现这仅仅是气味最浓的地方,其他地方也有……于是更崩溃了。


 似乎摸到了一个有点粗糙的、凹陷的地方。Papyrus以为自己感觉错了,又仔细摸了摸,确实。是撞到哪里了吗?Papyrus奇怪地继续往下洗,发现下一根肋骨上也有类似的痕迹。这些痕迹在Sans的整具胸肋上连成一条不短的线。


这个走势似乎和Sans衣服上的番茄酱污渍对应了一部分……




看,杉不仅自己受伤了,身上还沾着别人的血。回来之前还很用心地拿了番茄酱诱导弟弟的思考,还很用心地吃了东西把伤口恢复一下(。


 


所以说,杉是在这一次当中(这个伤口很重),被直接催化了一下(就凭他没法撑太久),所以就出现了“及时行乐”的倾向。




年长却体型更小的承受者把手和腿都搂上自己的兄弟兼未成年的情人,念着:“轻点,兄弟,慢点呀,请您③”,念完了又不知为何笑起来,说:“的确是你……嗯……把我,‘捶塑成型’。”




  这里用的《鲁拜集》,我对《鲁拜集》的其中一个理解就是,总有点“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味道。所以杉在这里用集子里的句子,一方面是帕在读诗,另一方面就是自嘲自己“及时行乐”,带着无奈和享乐和讽刺的氛围。当然这里还有我一点别的想法:“捶塑成型”,我觉得帕对杉的“形成”其实影响比例非常大。




再顺便,最开始的时候杉说:“能知道咱们在哪儿的地方。”最后杉说:“就到这儿。”




我的个人浪漫脑。“我在哪里?”这个哲学命题,杉花了那么多的地图和坐标,一直警惕地关注着一切,但事实上,他的归处和所在,就在帕这里。


 


 


*关于帕


这篇的帕我是下了功夫的(。他的思路和语言描写真TMD难,真难,尤其是不能完全原帕,还得带点十五岁小男孩的感觉……(。


这篇在帕式重点错上下了很大力气,但就不列举了……


 


……Papyrus的抗议没传达到。Sans刚才站着的地方突然只剩下光和光里的细尘,四周空荡荡,只剩Papyrus一个人在这里。虽然对他shortcut的把戏心知肚明,但就像Papyrus一直讨厌的那样,这一次的强烈空虚和莫名的恐惧也让他的灵魂有点不舒服。……


……不知为何,Papyrus的脑海里浮现出Sans消失时光柱里的细尘。那种莫名其妙的空虚和恐惧再一次涌上心头。……




这里是帕的“死”的感觉。


 


……“呃……这点也很像??”Papyrus有点不确定地说着,感到一种奇怪的违和感。……


……Papyrus突然感觉灵魂的某处被拨了一下。这不是Sans通常的“移开视线”的表情,而是……对,在他给他念第一首诗的时候,在他说他和那个警觉的蜘蛛很像的时候,还有那个一触即分的吻的时候的表情。不完全一样,但感觉都很像,都有点……


悲伤???


Papyrus再深看了Sans一眼。一副气人的滑稽笑脸。


但刚刚的大概不是错觉。……


……“嗯……想想就很麻烦!SANS,你说万一死了变成灰了,我是不是就没法跟你走了???”


Papyrus说完就知道自己可能说了什么不太好的话。Sans又露出了一瞬间的,那种表情。


“……呃,SANS,抱歉……”……




这里是帕对杉状态的“感知”。他不擅长发现事实也不擅长把现状往那种残酷的方向去想,但他对别人的情感状态感觉非常细腻(我流帕(。而且这里有一个我思考过的小细节:为什么帕要拿“万一我死了”来说?其实是因为之前“细尘”的联想让他抗拒说“如果你死了”,当然也有本能的抗拒。(虽然事实上如果他这么说,杉就不会露出那种“瞬间表情”)




……Papyrus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UNDYNE他们是……‘死’了吗?”……


……“但我们在忘!”Papyrus说。沉默的两秒。……




这里帕碰到了事实。


说起来我总觉得帕有种天才般的敏感,他最开始给杉读的那两首诗,刚好一首死一首爱,正是现在他们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命题(当然也是我这篇文章的主题XD)


这篇文我很满意帕的那种莫名诗人的感觉。我觉得原著帕就很有这种气息XD


 


 


*帕杉之间


个人喜好,他们都用了一个“失策”的心理描写,双关有的地方帕心理也有。


 


 


*一些文字游戏


 


《咏死》,“死”的主题。其中帕最开始念的那句“人啊!请鼓起心灵的勇气,耐过这世途的阴影和风暴,等奇异的晨光一旦升起,就会消融你头上的云涛;天堂和地狱就化为乌有,留给你的只是永恒的宇宙”,其实有一点点暗示意味,因为文章结尾是黑天,“墨蓝的颜色海浪一样盖过来”,他们面向的“晨光”和“未来”,其实也只有一死。但就算如此,也是‘或者把对现世的爱与恐惧/和未来的希望联在一起’……




《爱的哲学》,“爱”的主题,这个用的比较浅,只是一首可爱的构思巧妙的小情诗。帕帕在生命大和谐之后领悟到了自己的东西Hhh我觉得蛮可爱,你觉得呢XDDDDD




《鲁拜集》在杉那儿说过了。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Sans开车,Papyrus坐副驾,前者单手扶方向盘不知道在想什么,后者牙齿间规规矩矩地衔着一根牛奶味的棒棒糖,使劲地读一本半懂不懂的人类的诗。


《洛丽塔》中,洛丽塔含着棒棒糖,坐在副驾……我这篇文脱胎自洛丽塔,所以对未成年问题纠结了那么一块儿。帕和洛丽塔完全不一样,杉和亨·亨也有本质区别,所以这不是一个香艳朦胧的犯罪旅行,而是绝望与希望、爱与死的旅程。




当然,就算我变成一堆灰尘,那堆灰尘也一定还在想着你——


……最近诗读太多了。




这段我也挺喜欢的。老杉其实一直挺闷骚,最明显的PE后那个“救命我被诽谤了”还有游戏中那些对弟的暗宠都很明显,不太明显的是每次杉跟玩家吹帕cool几乎都要带上“outfit”,本质上还是不肯直说啊Hhhh


然后这一段心理描写其实不是脱胎于诗。而是《百年孤独》,里面有好多这样的句子……什么苍白的尸体飘在水上仍在想着阿玛兰妲(大意)之类的……


 


 


 


 


“爱”和“死”的主题!




总而言之就是这篇我还是挺满意的(。还愿说开始面爹化哈哈哈哈虽然确实受到影响但不敢当(。离面爹的程度还远着呢(。但逐渐开始有一点我在追求的“文字游戏”的感觉了,写的时候几乎每字每句都有斟酌,穷开心感觉真好(。




俩骨头的性格把握虽然还稍微有一点强行有一点尬,但已经渐入佳境了!!这段时间号没白溜!!!




自觉构思还是蛮巧妙的(。那个蜘蛛暗喻的场景转换和血腥避免是一个自己比较得意的点,还有中间穿插的时间变化的描写(。我其实还是比较适合写那种纯描的,堆砌语言寻章摘句比较不容易暴露(X




这篇文的成功大概是生病+恋爱端倪的催化(。但写成哑谜了怕不是有点过分((下次还是会注意一点……


 






总之是文章后日谈(移开视线)。谢谢所有喜欢这篇文的天使!!爱你们!!!!



评论

热度(58)

  1. 我是Niko喵比sansy还懒的yico 转载了此文字
    还有解析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