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Niko喵

人外控,毛茸茸控
最喜欢骷髅,触手也喜www
重口味爱好者
不吃伪娘和扶她
圈地自萌,欢迎扩列

文学少女指挥家

   【意识流原创系列】

《文学少女指挥家》
   
    冬日鲜少的晴天让阳光显得弥足珍贵。图书室挤满了人,一面晒着阳光,一面守着仅有的几台暖风机瑟瑟发抖。

    少女所在的位置很好,是那种让考研党争先恐后抢夺的座位。因而总有几道怨念的目光投过来。

    但女孩似乎并不在乎这些,噙着笑偏了偏头。目光扫过窗外。干枯发黄的草地干燥松软。那些没在自习室预留位置的小情侣们三三两两的捧着书躺在那里。眉目间细碎的传递着情谊,连风都变得粘腻起来。

    少女茫然的思索了一会儿,取了耳机带上,又收拢袖子,摊开摆在桌面的厚重牛皮本。

   
    一切准备就绪了——
   

    一抹狡黠的弧度自嘴角勾起。
    她按下了播放键。
   

    与尖锐轰鸣的音乐同时响起的是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

    似要追逐音乐的节奏般,少女的手腕飞速的翻转。一朵朵黑色的花蕾自笔尖生长,绽放在纸页上。

    少女的笑容消失了,又恢复成那副冷冰冰仿佛在生气一样的面孔,她在思考。但手里的动作并未停止。仿佛书写只是出于本能一般,大脑却在飞速运转着思考其他事宜。

    音乐开始趋向和缓,但也仅仅维持了几秒钟罢了。
    足够了,少女凝神手中翻飞的蝴蝶羽翼,努力追赶着。

   
   
    【在日落之时——黑色羽翼的主人找到了他的猎物。】
   

   
    刺耳的节奏又开始加快,纤细的手腕从黑色袖口脱离而出,干净柔弱的一握在掠过时只留下洁白的残影。
    在快速的节奏下为了跟上拍子,只能加快思考接下来篇章的内容。
   

   
    【那是没有雨的雾都。但少女知道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那里雨从未停过。】
   

   
    到间奏了,伴音总归迟疑下来。少女利用这个间隙,将思维调动起来。

    不……这里不太合适。悲剧的情节不需要过多的渲染来打动人心。这不是我想要的。尽管如此思考着,但笔尖依旧忠诚的记录了下来。
   

   
    【少女细长的脖颈如天鹅般高傲的仰起,即使带了围巾也无法掩盖优雅的线条。

   
    獠牙刺进去的时候她这么想着。
    天鹅……陨落了啊

   
    细嫩的好像用力一握就会折断,如此的脆弱,却流淌着生命源泉的血液。红色沾染了妆容滴落的时候,少女痴痴的笑起来。

   
    天鹅……变成了花孔雀啊】
   
   

    算了,之后再删减,犹豫不定的情节就应该先记下来,毕竟思维燃烧之后,先前的灵感很难重复想起。记忆这种东西,若没有刻进生命的熔炉,是很容易遗忘的。

    思考情节时也会穿插进不相干的事宜,这些不需要记录,但又不能打断书写,只得一股脑的全部交给了本能。

    就当调味剂吧,如释负重的喘口气,又随着激进的节奏燃烧起来。

    少女的洁白沾上了墨水,本人却对此毫无发觉。细长的手指在文字间颤动的扭曲,像施了夺魂咒跳着诡异舞蹈的白额高脚蛛一样。
   

   
    【凄美的尖叫声划破夜色的帷幔,少女沉浸其中。
   

    那是不止一种的孤独,而是群鸟的陨落。
   

    接着,喝呖悚然的哭喊戛然而止。如同扭断了歌喉的雀鸟,细嫩的脖颈低垂下来。没有挣扎,一切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仿佛这被扭断命运线的杀害是早已预料到一般,只有少女仍满怀遗憾的在回味中断的声音。
   

    惨厉的尖叫入耳,她却像在听天授的乐章般陶醉,那本不该存在于世,献给神明的乐曲。是不同以往单独歌唱的群奏和鸣,是乐团协奏。也是——
   

    群体的杀戮罢了。

   
    回过神后,周遭早已恢复宁静,悄无声息的,仿佛谁都没有活过一般。】
   

   
    写到这里,然后呢?鲜少的思维卡壳了,所幸音乐迎来了高潮前的歇息。短暂的停顿给了少女休息时间来回复体力。
   

    ——要来了

   
    少女冰冷的面庞突然展现出兴奋的神色。嘴角咧开夸张的弧度。她像个指挥家一般慢慢抬起手臂,闭上了眼睛。阳光照耀下,发间反射出圣洁的光芒。
   

   
    【那是黑暗中的一缕光,是雨景中的一缕青烟。
   

    少女看着面前唯一没有扭曲的女孩,第一次想不起来用哪个面具进行伪装。

   
    女孩恬静的对着她笑了。她的嗓音,比任何一场杀戮换来的乐曲都要动听。
   

    那是黎明的露水,那是枯叶的花蕾。

   
    少女痴迷的看着,如果她曾因命运诅咒过神明,那现在也会为相遇而惭悔。第一次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卑微,面对这个如天使般圣洁的女孩,少女低下了傲慢的头颅。

   
    你是幻觉中唯一的真实,也是拯救崩溃疯子的良医。
   

    你是——

   
    你是歌剧魅影的克莉丝汀……】
   
   

    啊啊,开始了。

    高潮的奏鸣咆哮着袭来,少女猛然睁开双眼,垂下了平举着的手臂,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音乐激发了少女的思维,灵感的碎片在记忆之海中掀起巨浪,洪水猛兽争先恐后的扑向岸边的少女,企图将她卷入怀抱中溺亡。

    书写的速度已经跟不上思维的进程了,但少女丝毫未展现出气馁之情,而是陶醉在扭曲的愉悦中。
   

    ——那是思维的高潮

   
    故事情节是随音乐跌宕起伏的。在高潮之时,笔下的人物通通睁开了双眼,开始摆脱纸张的束缚。她们一字排开,在少女的思维中演绎着真实上演的虚幻。
   

    ——那是被少女所操控的命运。
           是她们枷锁的终点。
   

   
   
    【——欢愉吧!若我未亡,这命运该何去何从。
   
    嘲笑着神明,少女高举着手中的头颅。
   
    ——若我亡了!不过又是新一轮的命运罢了。
   
    这是献给神明的礼物,是降予世人最恶毒的诅咒。
   
    “我深知无人能逃过命运的追捕。”少女讥笑着,垂下了眼眸。
   
    “所以我张开怀抱迎接他的猎杀”】
   
   

   
    高潮的余音在耳畔回响着。
    啊啊,美丽的——
   

    肌肉的胀痛感从泛白的指尖传向骨节,一直到神经的某个端点。但她依旧笑着,仿佛这世间仅存她一人。
   
   

   
    【少女的世界扭曲了,她知道这是命运之神恶毒的游戏,你追,我跑,被追上就杀掉你的无聊把戏。
   

    少女并未在意,甚至觉得神明的制裁来的太迟了,她的双手甚至不再结痂,因为鲜血从未停止流淌。
   
    但是少女忘记了一件事
   
    她忘了如今的凶手有了软肋,忘了鬼魅成为了圣女的信徒。
   
    在狰狞无尽的幻觉里,只有耳边狂笑的恶魔在诱惑着。
   

    “吵死了”
   
    少女捂住双耳,仇恨的挥舞着利器。可是这次,预想中的歌喉没有出现。
   
    女孩和往常一样微笑的看着她。
   

    少女静止了,宝石色的双眼倒印着她的罪行。
   

    幻觉和声音都消失了。女孩也消失了。

   
    这个世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听着耳边恶魔的嘲笑,被神明追赶。】
   

   
   
    阳光已经不复正午时分的温暖,斜斜的泛着橘红色。懒散的向地平线撤离。

    这一切必须在日落时分做出了结。
    少女心知肚明。

    但手依旧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蜘蛛的圆舞曲即将谢幕了。
   

   
    【“啊啊,神啊
   
    “我自知是有罪之人。”
   
    黑色的礼堂中少女低伏在舞台正中央。
   
    “我深知这是我嘲弄命运之神所降予我的惩罚。”
   
    聚光灯收拢,光线集成一束打在少女身上,一切都静悄悄的。
   
    “若这惩罚施于我身,我欣然接受。”

   
    少女痛苦的低吟,身下覆盖着阴影。她轻声呢喃着断断续续的语句。

   
    “让这不成调的歌声停止吧,请给予我公正的审判。”
   
    少女依旧一动不动,周身散发着圣洁的白光,抵御着礼堂黑暗的入侵。却无法照亮身下的阴影。

   
    “但是!神明啊!!您为何要将这酷刑施于他人
    “我第一次如此的恳求你,也是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惭悔!
    “我质问您!那可怜的克莉丝汀是这场战争唯一无辜的受害者!”

   
    少女发出愤怒的嘶吼,吓退了跃跃欲试的野兽。它们不甘心的退回了黑暗的角落。

   
    “神明,您为何要玩弄您的信徒?”
   

    “杀害生灵
    “我认罪”
    “对弱者施暴
    “我认罪”
    “亵渎神灵
    “……我不认罪!”

   
    少女低声自语着,悔恨的珍珠破碎在眼眶里。
   

    “这条莫须有的罪名我不承认……我从未亵渎过我的神灵,我的天使,我的救赎,我的……克莉丝汀”
    “我不认罪,我不悔改”
   

    无辜的微笑攀附在虚假的面具上,灯光暗下来了。少女轻声祈祷,为可怜的圣女,进行无用的,来自恶者的祈祷。这是少女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她人做的祷告。

   
    “神啊,若您真的存在,就将这一切的恶果让源泉独吞吧。请将永恒的死亡赐给卑贱的埃里克吧。
    “我祈求您的原谅,放过可怜的克莉丝汀吧。
    “这是我唯一的惭悔,也是我唯一的过错。
    “我是一切罪恶的因果,我愿承受一切亡灵本不该承受的痛苦。那本该是我的惩罚。”

   
    黑色的羽毛下起了雪,再最后一片落地时,灯光随之熄灭,黑暗静悄悄的拉上了帷幕。

   
    少女无声的歌颂死亡,那循环于耳畔已久曼妙的尖叫声停止在了记忆之海。

    舞台中央,只留了一枚红宝石,在黑暗中不亮一丝光芒。

   
    “献给我的神明,为您演奏的最后一篇乐章。”】
   

   
   
    音乐停止了,少女振臂一挥,像展翅的飞鸟。一抹红色在少女的发际驻足。

   
   
    ——最终章随着音乐一起结束了,连带的,还有少女的生命,也在落下帷幕时,和故事一起走向了终点。
   

    ——这是少女的挽歌,是无声的审判,和落日的救赎。少女被少女所杀,亦被少女所拯救。
   

   
    啊,结束了。
    繁密的黑色花朵在纸上干涸。少女呆愣许久之后,松懈的发出叹息。
   

    “日落了”

   
    少有的露出了满足的微笑,这一次的节奏依旧是掐的刚刚好,她慢条斯理的整理好桌面,散漫的样子和刚刚专注的身影判若两人。

    起身离开时,刚好到了窗外鸟群归巢的时间。大片大片剪影顺着光线投印在桌面,地板,书架上,有羽毛漫不经心的飘落,被风卷往下一趟旅途。

    少女没有回头,只是取下了没有声音的耳机,为他人滕出了空位。

   
    少女一直静悄悄的。

————————————————————————

全篇意识流放飞自我,属于自己写的爽了就没在意别人看不看的懂那种(捂脸)

于是捂着良心稍微放一下解说……

————————————————————

内容大概是一个写小说的文学少女在图书馆跟着音乐节拍写故事的故事

意思就是:一个女孩坐在图书馆听歌写小说,跟着音乐节奏不停的写。写的小说内容是【】里的那些,是穿插着写的。
女孩的小说内容是:在不下雨的伦敦,来了一个疯子少女,她因为有精神疾病,经常出现幻觉和幻听,世界和声音在她脑子里都是扭曲的。所以成了杀人狂。杀人的时候受害者发出的惨叫在疯子的耳朵里是像歌声一样,所以她不停的杀人,这是她唯一能听到的正常的声音。后来她一次性屠杀了很多人,嘲笑命运之神无法惩罚自己。
结果她在某一天遇见了另一个非常圣洁善良的女孩,这个女孩是唯一没有被幻觉扭曲的,少女非常喜欢她,觉得可以摆脱自己的幻觉和幻听了。
但是因为她杀过太多人,神明降下了惩罚,她的幻觉又出现了,失手杀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女孩其实知道会被杀,但是没有躲,而是原谅了她,然后死去了。
杀人狂第一次感到惭悔,就来到了和女孩相遇的歌剧院,一面质问神为什么怪罪无辜的人,一面惭悔自己的过错。然后为曾经伤害过的人祈祷,接着自杀了。

【】里的内容是文章里的少女笔下的小说内容

不带中括号的是写小说的姑娘写作时的动态和心理

杀人狂自称自己是埃里克,以及称呼女孩是克莉丝汀是因为她们像歌剧魅影里的人物,歌剧魅影的怪物埃里克也是被善良的歌女克莉丝汀拯救的

结尾没有光芒的红宝石就是指之前描写的少女的双眼,已经死了所以不在闪耀了。

——————————————————————

大概就是这样,其实有点想模仿一下那种华丽的戏剧文学文风,是我技不如人写的太拙劣了,emmmmmm果然以后多看看书多学习一下吧。

by:Niko喵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