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Niko喵

人外控,毛茸茸控
最喜欢骷髅,触手也喜www
重口味爱好者
不吃伪娘和扶她
圈地自萌,欢迎扩列

【凹凸乙女】靠抽卡迎娶大佬(日常/穿越/all你)【章九】

【凹凸乙女】靠抽卡迎娶大佬(日常/穿越/all你)【章九】

 

 

 

穿越向,文风多变,前期主要搞笑日常,以及调戏大佬被追杀。后期会严肃一下。

 

因为主要是日常向,所以不会赶剧情,会边吐槽边慢腾腾的刷积分。毕竟和平不好吗!!(哀嚎)

 

all你向

 

说是all你就真的全员x你!!!包括三集便当组!!神使组!!连裁判球都不放过!!!(毁天灭地的笑声.jpg)

 

 

女主是个非洲人(伪),遇见大佬后才开始偷渡

强撩,硬撩,作死撩。

我们的目标是绝不放过任何一个!(bushi)

 

写着玩的,剧情跑偏请不要在意(ノД`)

 

角色是七创的,ooc是我的(๑‾᷅^‾᷅๑) 

 

 

ps.

本章攻略角色:维德,安特

注意避雷

 

目录戳

————————————————————————————

 

»»  九章

 

.

 

.

 

.

【01.】

 

.

 

.

看着涨上来的积分,你笑嘻嘻的舒了一口气。

安特开心的和你击了个掌:“什么呀,这个boss还真是弱!”

 

这一次战斗把之前团队训练的成果很好的展现出来了,继续配合下去的话,一定能更大的发挥每个人的优势,以及这两个人之前试想过的合体技。

 

你悄悄看了一眼旁边伸懒腰的维德,虽然神色很从容,但是还是有些轻微挂彩。不过这家伙好像并不在意,很悠闲的从你头上摘下了战斗时蹭在头发上的灰尘。

 

想了想还是给他加了个小治疗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毒蜂的等级并不高,而且比起之前在丛林里成群的出没,落单的毒蜂要好解决多了。


但是它依然是非常难解决的对象,甚至排名比较高的人也会感到棘手。不过排名前几那群大型自走杀伤武器是例外,当我没说。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生长习性和环境优势

 

毒蜂通常在丛林里成群出没,自身凶猛好斗,而且尾针和口器带有麻痹的毒性。加之本身就善与飞行,配合地形优势,常常让前去挑战的参赛者颇为头痛,久而久之,大家都去选择一些积分高且比较喜欢单打独斗的怪物了。

 

这一只落单的应该是误入副本的吧,而且还成为了副本boss……

 


但是不知从何而来的违和感总是让你心生诡异,干脆走到毒蜂尸体旁边研究着。


毒蜂的尸体散发着难以忍受的焦臭味,滋滋的冒着紫色的烟。半边翅膀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无力地耷拉着。


突然翅根刀口附近的一些小物件引起了你的注意,于是用刀尖拨弄着。

 

 

突然闪电一样的想法直直的劈过大脑,让你僵在了原地,只有背后飕飕的冒着冷汗,有些不敢去验证这个猜想。

 

副本boss?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

 

你鼓起勇气去其他已经干瘪的尸骸附近查看,心里的警钟越来越响。

 

看着你脚步虚浮的在地穴里乱窜的样子,维德莫名的有种不详的预感在心底盘旋。

 

.

 

.

 

.

【02.】

 

.

 

.

 

.

“艾露西?”

维德皱着眉头凑近蹲在一具已经空了的尸骸旁检查的你

 

“维德,刚刚你从我头发上摘下来的是什么?”你轻声询问着,小心翼翼的用刀尖挑起面前尸骸上附着的一团灰色的网状物。


“是不是跟这个很像?”

 

“……嗯。”维德还是无法理解你的意图,只是心底的寒意越来越浓。

 

“啊……为什么之前没有注意到呢……明明提示已经很多了……”

 

维德听见你小声念叨着,有些急躁的催促你解释:

“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得到了你空洞的回应

 

“……我们可能高兴的太早了……

 

“想想看,能把这家伙咬残血,而且面前这么这么这么多的尸骸……我不记得毒蜂是食肉动物吧。所以真正的副本boss应该是其他家伙,这个毒蜂恐怕是逃出来的食物而已。


“那么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会是什么呢?”

 

你把挂在刀尖上的网状物取了下来,手感摸起来黏黏的。

 

“从这一地不知道放置多久了的尸骸数量来看,恐怕是相当难缠的食肉性怪物呢。

“而且这一团灰色的东西,感觉相当糟糕啊,是用来远距离束缚猎物的吧,不然不会集中在翅膀的位置。


“加上墙壁上深浅不一的刮痕,推测对手不会飞行,但是有着攀附墙壁的能力。”

 

你恶劣的停了下来。

 

啊——真讨厌啊,偏偏是我最讨厌的东西,今天是有多倒霉啦,最讨厌的三个东西到齐了。

该说不愧是高贵的非酋血统吗!每次最烂的牌都稳稳的抓在手里了!

 

“……还是剧毒哦,你看这个尸骸肚子已经融化干净了。”

 

“你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吗?”

 

“少来啦,维德你明明也知道了吧!是蜘蛛吧蜘蛛——啊难道我是乌鸦嘴吗,之前还说着丑陋的大击居什么的,结果还真是这种东西啦!”

 

“啧……但是现在不在这里,是外出觅食了还是转移了巢穴……”

维德顺着你的思路一起思考,皱着眉头来到了地穴边缘。

 

“啊啊啊不知道啦,不过这里应该不是他的巢穴,更像是垃圾桶的感觉,这些尸骸有摔碎的裂痕,是死亡之后产生的。应该是进食结束后随手丢了出来——啊啊啊啊总之我现在真的有点腿软啦,我超级讨厌蜘蛛的!”

 

 

“那你还真是不走运,讨厌的东西都遇见了。”

 

“闭嘴啦!都是你把幸运E传染给我了啊!枪也属于枪兵,所以我抽不到SSR怎么想都是韦德的错!!”

 

“你这家伙不要乱甩锅啊!总之先找找看boss的位置究竟在哪里吧。”

 

“唔嗯……”你努力的在墙边摸索着,没几分钟就抓狂的倒在地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脑子很乱,根本没法理性思考啦!我从以前就是这样,遇见不擅长应付的事情就是会很勉强啦!!讨厌就是讨厌,没有办法努力啦!!!做不到!!!本能告诉我想逃跑,所以做不到追踪它!!”

 

面对你突如其来的在地上打滚的撒泼行为,维德嘴角抽动了几下,经过一系列的挣扎还是选择了妥协。

 

深深的叹了口气之后用脚碰了碰你:

 

“喂,军师,稍微努力试试看啊,用感知——”

 

“都说了做不到啦!啊——不过军师这个称呼意外的不错哎。诶对了,维德如果你夸夸我,让我充满干劲的话说不定能打败本能哦~”

 

我不管,我的心情现在就像在高档餐厅点了几万块钱的牛排,结果却只上了一口奶酪一样糟糕!所以我要把维德拖下水,这家伙一脸轻松的样子看了就很来气啊!长得那么好看就更来气了混蛋!!

就算这家伙要给我一拳我也要调戏他!!!

 

这样想着,你干脆大喇喇的闭着眼睛继续调戏他:

 

“啊啊啊,伟大的队长,快点啦,快点表扬我呀~快点让队友打起精神是队长的义务不是吗~”

 

“……你最棒了”

 

“快点表扬……诶???诶诶诶???”

等等维德居然没有揍我??不对,维德真的表扬我了?!

 

受到惊吓(?)的你一脸惊恐的睁大眼睛,结果正对上蹲在你前面低头看你的视线。

 

“不愧是军师,一直以来辛苦了,刚刚也发挥的很好,很努力了吧?快点打起精神吧,一起打倒怪物然后去吃披萨吧?”

 

哎???这还是我认识的维德吗???

 

大概是因为说出了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维德有些别扭的别开了脸,就算有刘海挡着,你也能看到他通红的脸和耳朵。

但就算是一脸害臊,还是再努力给你别别扭扭的打气。这个模样实在是

 

太美味了

 

 

你听到自己大脑里有理智短线的声音。

.

 

.

 

.

啊——好丢人!!!

 

维德有些气愤。怎么回事啊,这个死小孩居然一边喊着做不到一边在地上打起滚来了!

 

平时明明那么凶狠,整天一副客套的不可爱的样子,不过是个蜘蛛而已,就吓得智商退化了吗?!

 

果然女人就是麻烦!!

 

维德本来想用脚踢你一下,告诉你赶紧爬起来把位置算出来,不要做这么丢人的举动了。

 

结果你一副大义凛然的闭着眼睛,还喊着:队长不给我抱抱我就不起来!!

反而没办法下脚了……

 

只能认命的蹲下好好哄你……

 

我是没怎么走心啦……虽然说的是真心话。总之说点好听的,这家伙就能打起精神了吧?

 

这么想着,维德还是很诚实的称赞了你今天的行动。

 

这种害臊的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怎么都觉得奇怪。

 

维德下意识的瞟了你一眼,发现你正吃惊的看着他,这个反应更让维德怀疑是不是被耍了,生气的扭开脸。

 

维德现在拼命思考怎么才能让气氛不这么尴尬的时候,却看见你嗖的一下爬起来了,打了鸡血似得喊着:“妈妈呀!维德是天使啊啊啊他真的夸我了!救命我的心脏!!!”

 

然后不停的在地穴各处张开感知。

.

.

 

.

……总之她这是打起精神了吧?

 

维德由衷的对刚刚自己的行为感到悔恨了。

 

.

.

 

.

.

 

.

【03.】

 

.

.

 

.

.

“安特,你那边有听到什么嘛?”

你趴在墙边,顺着刮痕来到安特旁边,催促他用自己特有的听力进行辨认。你猜想之前安特在隧道里听见的不太明显的咔哒声应该就是boss造成的,毕竟毒蜂的口器发不出那种声音。


不过既然之前在来的路上就能听到,那boss所在的位置应该离这里不远才对。

 

“嗯……很安静啊,不过之前这附近有传出声音过。”


安特指着一处墙壁,你顺着他的手指向上看,在墙壁的最顶端似乎有被掩盖的痕迹,附近刮蹭的痕迹也很明显。


你默默张开全覆盖的感知,并没有感应到生命迹象。不过的确有生命存在过的残留反应。

 

“现在不在巢穴吗?那那里说不定是迷宫核心啊……维德,安特。来商量一下作战计划吧!”

 

“和以前一样?”维德亮出了武器,一旁的安特也兴奋的摩拳擦掌,你想了想,还是摇头了。

然后把自己一直在意的问题提了出来:

 

“我说,你们两个要不要试一下合体技?”

 

说起来你一直很期待亲眼看一下啊,毕竟当时追番的时候还因为这两个人的合体误以为是机甲番来着……没想到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了,这两个家伙居然一直没有尝试啊!

 

“合……合体技?!”

维德和安特目瞪口呆的看着你,你有点心虚

 

啊……你们原来不打算用吗……那我是不是提前剧透了……

 

“的确之前想过……因为我的形态是可以变化的,所以之前就想过和安特的虫皇是不是可以搭配使用,这样远程近战就都没有短板了……本来想着有机会试一下的,不过在没有任何实践的情况下……你确定要现在用吗?”

 

维德眯起眼睛看着你,似乎对你这个提议很感兴趣。

 

这样说也对,但是现在的战斗力还是尽可能地提高比较好吧……


你拼命的进行头脑风暴,对比着优缺点。

 

的确没有实践过就尝试是很危险很愚蠢的行为,但是这样的话胜率就提高了,毕竟虽然在正剧里维德和安特一定会存活下来,但是自己可就不一定了,身为这个世界的“计算外”,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当成炮灰抹杀掉。所以尽可能地提高战斗力对自己而言是个好事。

 

更何况,你坚信越是强大的对手越能激发潜力这个说法。


“什么什么?合体技是什么啊!听起来超级酷!!”

你看见安特已经变成星星眼的瞪着你了,如果有尾巴的话一定像佩利一样……有些治愈到的摸了摸他的头。

 

“解释起来也很麻烦,干脆在这里试一下吧?既然现在boss不在巢穴,那为了应对紧急情况,先练习一下也比较好,况且维德你既然有想过这个问题,那对于这么合体肯定是你比较了解。


“敌人是很全面型的对手,如果这里能成功的话,以后的战力问题也有所保障,所以只是现在尝试一下的话我认为可行。


“至于护卫吗……放心的交给我好啦!亲爱的队!长!”

 

 

 

.

.

.

.

.

.

————————————————————————


好的又是我!憋了这么久总算是来更新了哈哈哈哈,之前超级惨啊,被黑心企业拉去做奴隶了,好不容易才辞职啦!!真是的,搞得我这一个假期都超级心累!连画画都没有时间了QAQ

 

不过总算是解放了,听说下一份工作单位还不错,而且公司里有养猫!!那是什么啦!!天堂吗!!!

 

所以之后也是会不定期更新啦,下一章维德和安特总算是要合体了,而且你的秘密道具也会祭出来!我可是从一开始就在铺垫啦哈哈哈。

这一章可能ooc了,但是觉得这么久了,维德和你的关系也该进一步发展了,毕竟共患难过,面对你的“撒娇”还是会成全一下啦www

 

还是老样子!各位请在评论区多多留言吧!我也想扩列认识更多小可爱来讨论剧情啦呜呜呜


B站看到的评论…太有画面感了hhhh

DANGEROUS龙影:

刚刚看了瓦尔基里的语音集,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咕哒子这个功绩,英灵殿之类的地方肯定已经内定一个位置了。但问题是ta死了之后会去哪里呢,这世界上哪个冥界我咕哒子没去过,都认识,满地都是羁绊10 23333
脑子里都有这个画面,日本本地的冥界收人,牵着灵魂走在河边,突然跳出各路妖魔鬼怪。
尼托:“不敬!法老的御主当然是要来埃及的冥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样,拿出法老的气势把ta迎回来来!”)
艾蕾:“我不管!!这是人家的master,人家的冥界只有一个人太寂寞了,让ta来陪我啦!”(闪闪、弓凛一干人等,“上啊艾蕾,拍下来拍下来!”)
梅林:“虽然阿瓦隆外面被吾王与她的伴侣占据了,但是塔里还有很大的空地,御主不妨住在这里吧?”(各种派生呆毛、圆桌系:“到时候就把梅林赶出去”)
爷爷:“幽谷之路,吾等尚未穷尽,契约者哟。”(“初代大人也希望御主能来呢。”“毕竟让百貌准备了那么多头...灯笼,肯定很期待。”)
伯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共犯者,当然要与我一同踏上地狱的旅途!”(“哼,也不是说非要ta来这边啦,啥,拉不来怎么办??我就让法芙娜把其他地方全部烧干净,让ta除了来这边都没地方去!”)
瓦尔基里:“拒绝,这是我们找到的勇者,按规定,他必须去瓦尔哈拉。”(“啊啊,ta来了之后,我就忍不住要杀掉ta了”“亲爱的,ta已经死了,还有把眼镜戴上。”)
英灵殿:“你们都别吵!!让ta来我这里,来我这里,大家就人人有份了!”
阿赖耶:“你走开,我已经和ta(单方面)签约了,这是我的打工仔”(红A冲田酱:“虽然给你打工不是什么好事,但是现在你得拿下他!”)
盖亚:“guna,ta早就(在我心里)是我的。”
外神:“拐走我女儿,打扰我事业,ta得负(其实没多大的)责。”(“对,爸爸,这是你女婿。”)
Mooncell:“你们先吵着,我不需要本体,不过要复制一下。”(“我我我我也不是特别想见ta,不过能复制就复制一下吧,记得把别的女人的数据都删掉,还有别忘了红色的那个也拷过来。”)
看着第二章的架势,中国的阴曹地府和希腊的极乐净土也少不了2333
于是日本冥界就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冥界(?)的投诉。
“别一个人独占ta啊!!”

klaro:

短篇漫画,《请别哭了,死神先生》
好心死神和丧少女的故事

克蕾米缝纫店:

每次画写实的Sans都好累,经过无数次经验的总结得出了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绘制Sans的方法,最后奉上所有头骨角度的高清参考图,愿大家都能画出心目中的男神。因为下载的Sans字体出了问题,所以最后面就用了Papyrus字体。

参考资料:《牛津艺用人体解剖学》【美】艾略特.古德芬著  李慧娟译

【凹凸乙女】靠抽卡迎娶大佬(日常/穿越/all你)【章八】

【凹凸乙女】靠抽卡迎娶大佬(日常/穿越/all你)【章八】

穿越向,文风多变,前期主要搞笑日常,以及调戏大佬被追杀。后期会严肃一下。

因为主要是日常向,所以不会赶剧情,会边吐槽边慢腾腾的刷积分。毕竟和平不好吗!!(哀嚎)

all你向

说是all你就真的全员x你!!!包括三集便当组!!神使组!!连裁判球都不放过!!!(毁天灭地的笑声.jpg)

女主是个非洲人(伪),遇见大佬后才开始偷渡
强撩,硬撩,作死撩。
我们的目标是绝不放过任何一个!(bushi)

写着玩的,剧情跑偏请不要在意(ノД`)

角色是七创的,ooc是我的(๑‾᷅^‾᷅๑) 

ps.
本章攻略角色:维德,安特
注意避雷


目录戳我

————————————————————————————

»»  七章

.

.

.
【01.】

.

.

.
.
走在前面的安特突然停了下来。

你以为他是因为遇到岔路口不知道该走那边,正要回答的时候,就被安特的话打断了。

“这是什么声音?”
安特指着右边的方向,很疑惑的看着你,神情充满警戒。

“?”你也跟着紧张起来,但是什么也没听见。

甚至发动感知能力也没有察觉到不妥的地方,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什么也没有啊,而且感知也没有东西存在……”

你正要上前催促安特继续走,就被维德一脸严肃的拦了下来。

“相信他吧,安特对于这种……有着野兽一样的直觉,他可是个战士。”
.
.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维德?”

你有些诧异,虽然知道维德和安特的确很强,尤其是在战斗方面要比自己更为敏锐。

但是如果维德说的是正确的话,就意味着你们将面临非常糟糕的局面。

“如果安特真的听到了什么,那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

.

“可是连感知能力都无法察觉的对手!”

你的表情越发凝重,大脑飞速运转着,企图思考更多通关方法,但很快就被打断了。

“嗤!”维德不屑的发出一声气音,绕过你走到安特旁边进行探查。

“那你注意保护好自己吧。毕竟……”维德故意坏心眼儿的打量着你,用武器把你拦在分岔口之外后指着安特抱怨:“这家伙可是彻底兴奋起来了哦?”

“艾露西害怕了吗?不用担心啦!我会保护你的!”察觉到你脸色不太好,安特大大咧咧的对你报以微笑。

毫无自觉的男友力让你有些脸红。
.

.
天了噜!!安特!!!给你疯狂打call!!!

天使!!和旁边那个死闷骚比起来你就是天使唔哦哦哦哦哦哦!!!

什么啊那个笑容!!太犯规了!!可爱可爱可爱!!!

虽然内心非常激动的上窜下跳,但你表面上依旧是假装很淡定的决心脸。

“才不用啦!我还没有那么弱!还有!!我没有害怕哦!本来下来这里就是我提出来的,我才不害怕啦!倒是你要谨慎一些知道了吗?”

当然除了脸上难以遮掩的红晕之外,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噢!!那我们就一起加油打爆他们吧!”
安特倒是毫不介意你气愤的语气,笑容更加灿烂了,率先一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前进。

哇……我果然对这种小天使没有抵抗力!!

“嗤。”

然而你的内心os很快就被一声熟悉的嗤笑打断了。

“脸红了。原来你好这口?”

“闭嘴吧你这个死闷骚。”

这个人怎么回事啊!!长的这么好看却老干这种让人生气的事儿!!

不理会维德的调笑,有些气急败坏的跟着安特前进。

看着你生气的跑远了,维德也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反而若有所思的看着反方向的道路,仔细的用武器刻上了记号,还顺手把陷阱拆除了。

做完这一切维德才转身追逐你们。以及小小声的抱怨了一句:

“真是的……谁是闷骚啊……”
.

.

.

.

.
.

【02.】

.

.
.
“……你确定是这边吗安特?”

沿着分岔路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了,却什么也没看到,甚至连陷阱和小怪都变少了。

唯一的变化是路径越来越狭窄,甚至只能让一个人通过了,你被夹在两个人中间,小心的移动着。

整个通道安静的让你莫名被一种不安的情绪笼罩着。

“当然!虽然那个东西刚刚一直在移动,但是方向是这边没错!而且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了!”

安特非常自信的回答你。你当然信任安特,但正因如此才更加不安。

因为你真的什么也没听到。

下意识的回头和维德交换了眼神,得到对方有些犹豫,但相当肯定的眼神之后,你意识到并非只有自己听不到那个声音。

看样子是身为虫族的安特才有的天赋技能吧……

但是是怎样的声音呢?为什么只有身为虫族的安特才能……

等等!
你突然有了非常糟糕的猜想。

甚至糟糕到你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你知道自己必须确认这个答案。
于是用颤抖的声音对走在前面的安特询问:

“安特,你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嗯?啊!是有很轻微的牙齿咔哒咔哒的声音……不过几乎听不到……还有……对了!翅膀振动的声音!这个声音比较明显!”

专心探路的安特并没有注意到你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反而是走在最后的维德在你摇晃着快摔倒的时候扶住了你。

你缓了缓神,不动声色的避开了维德伸过来的手,有点自暴自弃的看着他:
“维德,你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

“?没有……”维德明显无法理解你的意图,但你并不打算解释,因为光是拼命忍耐恐惧不让自己颤抖就已经相当难办了。

“近了!应该就在前面!”
安特一点紧张的样子也没有,反而跃跃欲试的加快了脚步。

你能确定的是,这个声音现在连你也能听到了,看样子你的猜想至少有一半是正确的,这可太糟糕了。

无奈只能收起感知能力,紧急给自己加了个回复和强制冷静的技能,驱散了心头的不安。

“听我说,维德,安特。”你严肃的拉着两个人,一边前进,一边打开戒指,把能用的东西在脑海里滤了一遍。

“从刚刚开始你就不太好的样子,到底怎么了?”

“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敌人,我有点不太喜欢。”

“所以是什么?”

“哈……当然是地洞里特有的……”

你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面前的空间突然扩大了。

你们三人同时甩出武器,在一片翅膀振动的噪音里,你恶劣的给了维德一个假笑,继续刚刚没说完的话:

“虫子啦!”

.

.
.
.

.
【03.】

.
.

.

面前的是一个长的像黄蜂一样的怪物,残缺的翅膀不停制造出嗡嗡的噪音,庞大的身躯给本来就阴暗的地洞投下更多阴影。

但它似乎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并没有立刻向你们展开攻击。
这让你稍微松了口气。

“喂,你该不会害怕虫子吧?”虽然大战在即,但维德依旧不放过这个嘲笑你的机会:“安特也是虫族哦,你们之前不也挺亲密?”

“诶诶?我虽然是虫族但我不是虫子啊!艾露西你不要害怕我啦!”

安特听了维德的话急得跳脚,也不管面前的敌人了,委屈的拽着你的胳膊哀嚎。

很奇怪,刚刚的紧张好像和恐慌好像消失了,虽然还是有点不太想靠近,但是在同伴身边好像也没那么过分了。

也许是同伴间的打闹调节了气氛,也许是刚刚的强制冷静技能发挥了作用,现在大脑可以更加准确的做出判断了。

“我才不怕啦你们两个!!只是以前被蛰过有心理阴影好吗!不过这家伙看上去似乎残废了,当然要当成积分大礼包回收才对!”

你笑着给了这两个人一人一拳,手里的朱雀燃烧起火焰,熟练的给队友布置作战计划。

“安特吸引火力可以吧?!虽然一边的翅膀残破了,但是依旧能飞起不太高的样子。

“你小心它的俯冲攻击,还有尾针,上面应该有剧毒。我之后会绕到后面把它另一半翅膀也烧掉。

“在他彻底飞不起来之前。维德,火力方向对准上空,想办法让他别飞太高。我得跳到他背上。

“之后我会打信号,那个时候把它引到我在的地方。就是这样,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队友相当信任的点了点头,和以往每次战斗一样。

于是你们带着杀气看向面前已经被钦定为积分礼包的可怜boss,在你的信号下一起冲向不同地点。

“作战开始——”


虽然说起来很容易,但实际实施起来还是会有很多不可预估的情况,在这种时候,队友间的默契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你们必须不停调整自己在计划中的所处位置,互相补足,互相掩护。

还好之前的一个星期你们就是这么训练过来的。

.

.

安特率先冲向毒蜂,发动【虫皇】让身躯瞬间变得庞大,果然引起了毒蜂的警戒。

毒蜂震动着残缺的翅膀,一边和地面拉开高度,一边盘旋着准备发起冲击。

与此同时维德也找到了精准的ju ji 点,以一具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残骸为掩体,对着毒蜂的脑袋就是一炮。

虽然被狡猾的躲过去了,但也让怪物十分狼狈的降低了高度,刚准备好的冲刺也歪了方向。

你也是这个时候靠着跳跃能力攀附在了地穴的崖壁上,默默的测量着距离。

看起来同伴的作战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于是你收起本来打算阻止毒蜂攻击安特的雷击球,继续向上攀爬。

毒蜂的注意力似乎被维德吸引了,愤怒的企图冲向维德所在的掩体,却被密密麻麻的zi弹阻挡了。

同时安特也在他降低高度的时候拉住了他的脚,折断了其中一只。

强行冲过去只会被zi弹打到,毒蜂迅速的抛弃的自己被折断的脚,再次拉开高度。

盘旋了一圈后用极快的速度俯冲下来,尖锐的毒针对准了安特。

但是被安特后跳着躲开了,擦过的部位也被发动技能后形成的坚硬盔甲护住。

似乎一击不成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了,它甚至开始不顾自己的主场,不停的徘徊于维德和安特之间,用尾针进行攻击。

这有些扰乱你们的计划,安特的外甲渐渐在频繁的攻击下产生裂痕,毕竟维德也在吸引毒蜂的仇恨,安特也帮维德挡住了部分攻势。

注意到这一点后,你急切的对安特释放了治疗术。虽然只有LV3,但处理这种裂痕还是绰绰有余,毕竟如果毒液渗透进去就不好了。

但你万万没想到,这个举动让毒蜂注意到了你的存在,迅速把矛头对准了你,甚至不顾维德的zi弹就向你冲来。

.

妈个鸡!!!

果然团队先打奶是所有世界的铁则!!

.

你在心里咆哮一声,在毒蜂的尾针即将扎到你时,松开了抓住崖壁的手,靠着让牛顿安心在棺cai板里躺着的万有引力定律,急速下落,躲开了这一致命攻击。

.

……问题是接下来咋办呢?

在队友的惊呼中,你发动植物缠绕的技能,靠藤条抓住墙壁上的石头荡了过去。

哇!蜘蛛侠!

碰!!
哦草……因为惯性砸在墙上还是挺疼的。

不小心撞到脑袋的一下,让你头晕眼花,但还是凭借着本能召唤出了朱雀,用火焰将又一次冲向你的毒蜂逼退。

“我说,我又是奶妈又是法师的!你这个混蛋能不能专注攻击下面的肉和ADC啊混蛋马蜂!!!”

“你对着马蜂吼什么啊!这里我们会拖住的,你也动作快一点!”

不理会继续缠斗起来的三个,你又一次向上方攀爬,时不时会放个雷击或者治疗术来支援他们。

终于在毒蜂的攻势又一次加快的时候,你到达了指定地点,目测了一下距离,这个高度……就算打不死也能砸死那个马蜂了。

于是你对着维德打了信号,下面两人一起攻击毒蜂的头部,让他不得不后退,同时升高了高度。

刚好是你的正下面。
.
.

“我来了哦宝贝~~”

解除了用来固定自己的植物缠绕技能,指尖的雷击直直的袭向下方的毒蜂,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被僵直了。

.

“嘻嘻,我早就想试试这招了”

迅速跌落的你着陆点是毒蜂的背部,你竖立在手中的刀剑,在刺进他的翅膀根部的位置时,大量的火焰燃烧起来,席卷了毒蜂的体内。

这是贯穿身体的一击,配合着刺进身体时才发动的【罪业之火】,烧焦的糊味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

毒蜂的僵直早已解除了,但这让他更清晰的感受到了被火焰灼伤的痛楚。挣扎着,却因为翅膀的残缺而无法躲避。只能发出刺耳的哀嚎和尖叫。

然后束手无策的和你一起跌向地面。
.
.

.
可惜你才不像那个依赖翅膀的家伙一样无力呢!

在快要抵达地面,摔成肉饼的时候,你借由毒蜂的身体为踏板,迅速抽出朱雀,向旁边跳开。

刀柄拔落的时候,紫色的血液喷溅而出,因为火焰在体内灼烧而变得沸腾、滚烫,这种毒液带有一定的腐蚀性。你尽可能的躲避着,但衣服还是沾上了紫色的痕迹。

“维德!”

迅速跳开的你被自家队长接住,避免了摔个狗吃屎的惨剧。

虽然这个高度摔不死,但真的很难看。

所以对于体贴的队长大人,你心怀感恩的回了个微笑。

并没有在意对方迅速移开的视线。

……也没有注意……自己的衣服似乎被腐蚀掉了“一点点”。

.
.
.

.
.
———————————————————————

耶!我回来更文啦!!
Emmm,因为最后决定暑假实习,所以算是抽出时间了0w0

本章里!维德是有一点点吃醋了!!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出来orz

好吧也不算吃醋,但是对于你,开始有了护短、私心等等情感,算是感情开始发芽的状态,不如说是,因为你难得的露出了脆弱的样子,开始有点在意你了。

而且会怼你,这就是关系变好的铁证哈哈哈哈!

至于安特……你每次作战都会顺着他,让他胡闹,平时也相处不错,所以安特对于你会有些依赖,不过这个走向会偏姐弟的感觉,比如撒娇什么的。真正发展起来还要等等啦(笑)

下一章还是打戏,我不太会写这种严肃的感觉,所以打算多练练,毕竟以后调戏大佬也要写不少……(泪奔

转给各位

一只咸喻:

如果能帮的上忙的话!

英雄迟暮:

是这样的,我找到了旧版的lof可以下,挺新的,也不用下其他的APP,如果不喜欢就旧版的,你们就点这个链接吧

http://wap.eoemarket.com/apps/show/id/84902


看到的可以帮忙转发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一碗糊糊:

天啊太可爱啦!!

老璇鱼:

不小心吃了谁捅了谁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大大大大大椰子:

大家都好可爱hhhhhhh

🚽:

总之要说的都在文章里了!

补充说明:第一条的问答是原官博里的!说明这个不是官设!只是初设!

翻译:der,

asn @雪町小麦粉批发有限公司 , 

梦野  @不可名状的小号 

【瞎扯】虐文党宣言

Viviana:

是的,我喜欢。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古今中外,五湖四海,天上地下,六合八荒,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只要写得好,我都喜欢。




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




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慨然赴死。




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私交有憾,唯留功业不朽。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




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




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




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




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




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




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他日相忘于江湖。




我喜欢轰轰烈烈,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




也喜欢乏善可陈,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




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榨出让我迷醉的——




人性的光辉。




顺流而下,人皆可为,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才能震慑我的灵魂。








诸君,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那么:




翻出你的文档,敲起你的键盘。




开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的口号是——




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




生前何须圆满,死后自会重逢。